传动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YCDemoDay采访教父和明星艾什顿库切

发布时间:2020-03-12 10:10:44 阅读: 来源:传动轴厂家

在YC Demo Day采访教父和明星艾什顿·库切搜狐IT晴然导语: 艾什顿·库切带着个鸭舌帽,一身休闲打扮,木有墨镜,木有随从,来了就跟格雷厄姆夫妇拥抱致意,现场也没什么人冲过去对他簇拥围堵,呵呵,恐怕也只有硅谷能这么‘淡泊

在听完52个路演后,小编在现场马不停蹄地做了大量采访,这篇文章为你展示YC Demo Day的真人秀

保罗·格雷厄姆

第一位受访者是YC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这哥们被誉为‘硅谷创业教父’,昨天穿一件湛蓝的Polo衫,极其显眼,他举着香槟,同意回答我3个问题。

我:能谈谈现下的创新趋势吗?

格雷厄姆:当然可以。一个趋势是API,这次有很多项目,他们用自己的API将‘一些凌乱又复杂的内容 ’包裹起来;死磕自己,方便大家,比如Teleborder就是个针对于‘移民服务’的API。另一个趋势是,用‘手机里的软件应用’替代以往生活中的‘碎小硬件’,例如Senic(跟智能机连接的激光测距仪)还有SoundFocus,针对听障人士的那个。还有个趋势就是那些‘类Uber’服务,好像你在手机上随便摁一下,好事儿就会找上门来,哈哈。

我:作为一个世界级的‘创新孵化器’,YC如何推动自己的创新呢?

格雷厄姆:这其实真不难,我们一贯致力于‘挑出对的人’,这些‘创新人才’是YC最大的财富,如果他们走了,YC只是一栋空荡荡的房子外加几个破牌子。这期训练营,我们从逾2000份申请中,筛选出200多个项目组,邀请他们来总部面试,最后录取了你今天看到的这52个团队;这是我们在YC最艰巨的任务,这些创新斗士来了,一切都好说了,呵呵。

我:‘对的人’,这怎么判断?

格雷厄姆:我就是知道(笑)。YC跟很多孵化器不一样,我们这些为YC效劳的人自己就是做Startup出身的,不是从大公司出来的,也不是只做投资的;我们寻找这些‘对的人’就好像找自己的Peer(同伴)一样。这就好比说,如果你数学很好,你也能很轻而易举地‘认出’其他数学好的家伙,因为你们是同类。我们跟候选者一经谈话,很快就能判断出哪些是‘官僚气’重的,这些人做startup的成功率就会低一些。

我: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接受过来自中国的申请吗?

格雷厄姆:这期没有,但是上一期有一个,他们也是目前YC历史上唯一的中国团队,叫Strikingly。因为签证上遇到点麻烦,他们现在人在中国,暂时还过不来。在美国,只有雇主可以为这些创业者担保签证,我们只是投资人,所以无能无力,只能祝他们好运。

童鞋们,我在现场还采访了下面照片上这个人,呵呵。

对,说的就是他,艾什顿·库切。

如果你对他的了解仅限于:好莱坞高富帅,电影乔布斯的扮演者,米拉库尼斯的男盆友,那就太Out了,人家还是硅谷的投资红人,已经为包括Twitter、Airbnb,Spotify、Foursquare在内的N家NB公司贡献了总和超过一亿美金的投资。

昨天他带着个鸭舌帽,一身休闲打扮,木有墨镜,木有随从,来了就跟格雷厄姆夫妇拥抱致意,现场也没什么人冲过去对他簇拥围堵,呵呵,恐怕也只有硅谷能这么‘淡泊’。

阿什顿·库切出现在Demo Day现场

我凑上前去提问,Ashton,能谈谈你对时下创新趋势的理解吗?这哥们倒也爽快,我不认为有趋势可循的东西是最值得关注的,如果大家都看到了某某趋势,一窝蜂扑上去又有什么意思。小编顺势问他,那么作为投资人,你如何挑选项目来投呢?我一般会先 ‘找问题’,然后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startup;当然啦,如果有startup能够解决‘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问题’,那就是bonus,这也是今天我来这儿(Demo Day)的目的,库切这样告诉我。

我接着发问,你理想中的startup是什么样的?你有哪些惯有的坚持或者原则呢?库切说,我比较倾向于投资‘面向消费者的软件技术’; ‘需求密度’至关重要,如果这公司属于‘钱途有量’的那种,我们一眼能看到底它会赚多少钱,那我就让它Pass。库切还谈到‘对人的判断’,有激情、有韧性、有办法,他说自己一直在找这样的创业者。

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好莱坞跟硅谷之间是否存在一个纽带呢?库切坏笑一下,说:存在啊,就是我,哈哈。Just Kidding!少数人报告和星际迷航这类电影你看过吧,好莱坞最善于‘想象’,是名符其实的‘梦工厂’;而硅谷是个‘圆梦’的地方,这里发生的创新和变革让好莱坞的‘那些梦境’变得真切,这也是startup世界让我热血沸腾的原因。

这是昨天库切发的推文截图,他特意画了张图,表扬所有路演团队就跟自己画得箭头一样‘一飞冲天’,哈哈。

最后,小编在现场采访了逾20个路演团队,就‘YC对你最大的帮助在哪里?’介个问题,集中收集了他们的答案,汇总如下,不分先后顺序。

参加路演的StatusPage团队

·创意跟商业计划的指点。如同整形医生看到‘一张脸’,YC导师看到‘一个项目’,就能一针见血地做出提点:优势、劣势、区分点、需求在哪、如何商品化……. Lob(号称打印界的Stripe)的团队告诉我,这些导师很神奇,他们像医生一样对我们的项目做出精确的诊断,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自己的‘创意精髓’,从而跟市场需求更好地对接,真正地实现商品化。Teleborder(移民平台的API)的团队也表示,我们对自己项目有了清晰的认识之后,在投资人面前包装它就变得‘小菜儿’。你知道吗?你今天看到的所有路演演讲都是在最后的两天赶制出来的,之前的3个月,YC要求大家头拱地,把心思全都花在产品身上,而不是产品包装上。

·YC的人脉资源。你来了YC,就不用巴巴地找投资人,他们会找上门来;几个欧洲团队(包括做激光测距的Senic、机器人玩偶的ixi-play、还有Estimote,后者致力于打造‘物理世界中的OS)都深有此感。他们在硅谷没根基没人脉,YC给了他们一个华丽的亮相。此外,YC的人脉还包括之前几千个YC毕业生,俗称‘YC帮’,他们中的大多数至今仍活跃在 startups世界或者投资圈。LocalOn(为本地小生意人做线上营销解决方案)的团队说,3个月的训练营转瞬即逝,可是这些人脉却是‘继承性财富’。

·执行力的训练。好几个团队告诉我,他们能在3个月内赢得1000个客户或者鼓捣出产品模型完全得益于此。那个做助听2.0的团队告诉我,从第一天开始,这些导师就‘使劲推’他们,有没有找客户谈?他们答:找了20个。导师问:才20个,下周二之前必须拿到200个反馈。他们:啊?!,然后赶紧打电话给家人朋友,联系身边所有的听障人士,我们可不想被半路踢出YC。

·团队间的互相激励。每个星期二有例行的集体晚餐,所有团队坐在一起分享心得。Weilos(致力于帮人减肥)团队告诉我,这是个挺恐怖的过程,尤其是看到其他团队有‘那么大’的进展,就觉得自己压力山大,这些压力立马转换为动力,没人想被淘汰,尤其是在付出了这么多、走了这么远之后。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山西省松下空调拆装清洗移机售后维修服务中心

定频空调开机一会就停机怎么办

制冷剂过多的判断方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