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动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贵两地互堵出路愁煞煤企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47:44 阅读: 来源:传动轴厂家

云贵两地互堵出路愁煞煤企

为了完成上级下派的保煤增电的任务,今年7月初,贵州省盘县政府一纸“封关保煤”令下,不但封锁了本县境内的煤炭不得出境,还把过境煤炭一并禁止通行。此举导致云南省富源县境内8座必须借道盘县的煤矿出路被堵,大量原煤堆积矿区,用煤单位无法正常生产。

记者8月6日获悉,一些运煤企业在苦等无果后,只好自己修路或绕道行走,目前每吨煤大约多花30元运费。

富源县多次向盘县请求协商未果,也愤而封关以示警戒,造成盘县几十辆运输焦煤的车辆滞留320国道4天,一场没有硝烟的争端在两个原本相邻友好县之间爆发。

一纸禁令运煤车有路不能行

7月15日下午,云南省富源县大河镇补木戛煤矿矿长郭国强告诉记者,他们的煤必须经过贵州盘县境内才能出去,但是从7月3日起,贵州省盘县平关煤焦验票处一直都不让他们的运煤车辆过境运输出去。

云南省富源县煤炭工业局流通督查组组长陈云甫说,富源县有8座煤矿必须经过贵州盘县才能把煤运出来,这8座煤矿都是证件齐全符合国家要求的煤矿,年产量大约80万吨。从7月3日起,大量的原煤都积压在矿区无法出来,有几个煤矿已经停产,富源县的电煤任务本来就很艰巨,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了。

记者在补木戛煤矿看到,大量的原煤积压在煤矿的堆煤场里。副矿长许建国说,现在原煤供不应求,这里却堆积着2万多吨原煤无法出去,几天下来被雨水冲刷流失了很多煤。现在煤矿被逼停产,200多名矿工全都没活干。来自富源县大河镇挑担村的矿工杨玉华说,他们10日开始停工,再过一阵子如果不开工,他们的生活都成问题。

在贵州省盘县平关煤焦验票处窗口上,记者看到这样一张通知:“从7月3日夜12时起,对所有原煤、精煤、中煤无条件封关(包括过境煤)。”平关煤焦验票处站长敖炳学说,他们是7月1日接到盘县政府通知要求从7月3日开始封关。不封关的时候每天大约有300辆运煤车经过验票处进入云南。记者在验票处逗留了大约半个小时,发现这里的车辆已寥寥无几。

多次请求未果富源县愤而封关4天

云南省富源县副县长肖明说,从7月1日他们得到盘县准备封关的消息后,富源县就一直向盘县请求放行富源县8座煤矿的煤炭运输。7月3日,他们以县政府的名义向盘县政府发了公函。此后,富源县煤炭工业局副局长尹连武和流通督查组长陈云甫还到盘县煤炭工业局协商,也没有结果。“一直到7月10日,盘县政府才给我们发了回复函,但是这个回复函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肖明对盘县政府的做法很不满意。

记者看到回复函上称:“为贯彻落实省、市政府的要求,全力确保电煤供应,我县对境内电力煤出境实行控制,并对全县煤炭产品运输秩序进行整顿(贵县过境煤调运管理也在理顺中),在对煤炭产品运输秩序进行整顿期间,请对我县从贵县境内运输煤焦产品的车辆准予通行……”

7月16日上午,盘县煤炭工业局局长徐聪告诉记者,他不知道富源县8座煤矿被堵这件事,也没有得到富源县的任何消息。记者在盘县政府几经周折,才取得盘县副县长易政衡的电话号码。易政衡说,为了完成省、市保煤增电的任务,他们必须封关保煤。因为原来出现过有人用富源县的煤炭票据偷运盘县的煤炭到云南的现象,所以他们要整顿煤炭车辆秩序。但是,富源县煤炭工业局党委书记冯建新否认了易政衡的说法。他说,盘县这种说法没有事实依据,整顿煤炭车辆秩序纯粹是他们的借口。

在多次协商请求没有结果的情况下,7月10日下午,富源县也封关堵住盘县焦煤车辆。盘县平关煤焦验票处站长敖炳学说,盘县封关仅限制原煤、中煤、精煤流通,焦煤可以照样通行。但是7月10日富源县却突然封关,不让盘县焦煤车辆进入云南,造成几十辆焦煤车滞留320国道4天。

富源县煤炭工业局陈云甫坦言,7月10日下午他也通知富源县的煤焦验票处,不让盘县运输焦煤的车辆进入。“这样持续了3天多,我看还是解决不了问题,14日上午就把那些滞留的车子全部放行了,但是盘县至今居然连放我们的意思都没有。”陈云甫愤愤不平地说。

两县政府各自为政互相“对抗”

一位因封关受堵的煤矿矿长告诉记者,封关给他们造成很大的损失,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尽快放行,不要让他们的原煤一直滞压在矿区,时间越长他们损失越大,两县政府之间各自为政对企业的发展非常不利。平关煤焦验票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今年第4次封关,3月、4月、5月都封过关。

富源县煤炭工业局陈云甫拿出一份协议说,早在1996年,贵州盘县、云南富源县、宣威市就达成煤炭流通管理协议,三方约定,“三县、市、区”的煤焦产品,在三地流通销售或过境,凭各县、市、区煤炭管理部门规定使用的一种票据和验印流通销售或过境,不再收取任何费用。“我们和盘县原来关系一直都很好,希望盘县能够按照协议对我们的煤矿放行。”

此后,记者再次打电话询问盘县副县长易政衡,什么时候对富源这8座煤矿撤关。易政衡说,从7月10日起,富源县一直把盘县过境的焦煤堵住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对盘县的焦煤放行。“你可以到我们的煤焦验票处去看看,我们还有50多辆焦煤车辆堵在那里。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对煤炭放行,一放行,富源就会没收我们的车辆,富源是在和我们对抗。”

易政衡还称,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贵州的煤价比其他地方低,供应给电厂的煤每吨300元,比市场价低几十元。如果不控制电煤,将会造成大量的电煤外流,这样他们就无法完成供应电厂的电煤任务。如果能够调高电煤价格,使电煤价格也相应提高到接近市场价的水平,这些问题就不会存在了。富源县煤炭工业局陈云甫告诉记者,富源县供应给电厂的电煤每吨只有190元,比市场价低100多元。

8月6日上午,记者再次电话采访了富源县煤炭工业局的陈云甫,他说,盘县政府直到7月23日才撤了平关煤焦验票处的关卡,但是其他的关卡照样没有撤。贵州盘县平关煤焦验票处一位值班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已开始对富源的原煤放行,但是盘县境内的原煤还是不能出境。

业内人士分析,这次事件的根源在于煤炭发电引起煤炭资源紧张,如果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类似事件可能还会再次发生。国外很多国家都把煤电作为辅助发电的形式,一般在枯水期水电不足时才动用煤电,而我们有些地方政府为了追求经济指标,纷纷上马煤电项目,加上钢铁产业、化工产业等产业也需要大量的煤炭,造成煤炭供不应求。煤电作为一种高能耗的产业,本身也不符合我们国家现在所倡导的节能减排要求。因此,国家应该从源头上管理好煤电项目,不应该上太多的煤电项目。

制服 丝袜

美女图片

丝袜美腿图片

相关阅读